免费咨询电话 400-0088-033
中国乳腺癌治疗四大现状
疾病早筛率低
0期乳腺癌发现比例不足10%,早期筛查率低,较多患者发现即晚期,治疗效果差
规范化不均衡
国内医疗资源、诊疗规范化水平发展不均衡,有些患者仍在接受“一刀切”的治疗方案
保乳手术率低
国内保乳手术比例仅占22%,大部分女性因此丧失完整性和尊严
治疗新药缺乏
国外新药上市后无法同步在国内使用,患者缺乏新的有效药品帮助延长生命
中美乳腺癌治疗数据对比
统计显示,中国的乳腺癌发病率正处于逐年上升阶段,目前的发病率还不及美国等发达国家,美国在乳腺癌的治疗以及康复方面,累及了丰富的经验。
数据来源:

1.《中国早期乳腺癌外科诊疗现况》

2. Chin J Cancer Res. 2018 Feb; 30(1): 1–12.

3. Medicine (Baltimore). 2016;95(8):e2593.

4. Lancet. 2018 Mar 17;391(10125):1023-1075.

联系医学顾问
美国乳腺癌治疗优势
多学科团队协作,为患者拟定更适合的治疗方案

癌症的治疗与其他疾病的治疗不同,很多时候需要多学科的医生参与,包括:外科医师、肿瘤内科医生、放疗医生、病理医生、康复医师、整形外科医生等多个学科的医生共同参与。

在美国,患者的治疗方案由多学科的医生共同参与讨论制定,严格遵循NCCN治疗指南,先确诊再治疗,为患者制定更适合的临床治疗路径,患者无需自己多方就医,综合解决疾病治疗的各种问题。

例如,有些患者,由于合并糖尿病、高血压等情况,可能需要心内科或内分泌科医生共同协作,降低手术的并发症风险。

乳腺癌的先手术还是先化疗的问题,需要肿瘤内科医生与外科医生相互协作,共同制定策略。

保乳手术涉及乳房整形的问题,需要整形医师共同协作,同时如果术后放疗,还需要放疗医师参与,才能为患者提供适合手术治疗及康复方案。

更成熟的保乳手术技术,让女性有更好的生活质量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发布的《中国早期乳腺癌外科诊疗现况》显示,保乳手术仅占所有乳腺癌手术的22%。这意味着,近8成的中国乳腺癌患者被切除了乳房。

保乳术占比极低,一方面是由于放疗中心和放疗设备不足。保乳术需要有病理科、放疗科甚至还有整形医生协助支撑,一些医院并不具备这些条件。

目前,美国有60%~70%的早期乳腺癌患者选择保乳手术,保乳手术在美国占全部乳腺癌手术的50%以上,在日本超过40%。

Less is more(少即是多)这是美国乳腺癌手术专家一直追求的乳腺癌手术治疗效果,很多女性因此得以保留正常的乳房形态,并且手术并发症发生率更低,保留了更好的生活质量。

美国是乳腺癌新药新技术上市早的国家,患者同步可用

美国是乳腺癌治疗新药和新技术上市早的国家,大部分药物在美国上市后,2-3年才能在中国上市, 有些“明星”靶向药例如帕妥珠单抗(帕捷特)、T-DM1(赫赛莱)在国内上市的时间比美国晚甚至六七年。 还有诸多的新技术,例如OncotypeDX乳腺癌检测(21基因)、Mammaprint 70基因检测(玛普润), 这些方法可以帮助避免不需要化疗的女性免受化疗之苦,这些技术也是更晚进入国内。

此外,乳腺癌放疗治疗方面,除了传统的放射治疗,美国也在积极开展新技术例如术中放疗(IORT)、质子放疗技术, 可以更好帮助女性患者减轻放疗副作用,提高生活质量。

图:中美乳腺癌药物上市时间对比
新药研发层出不穷,不断刷新纪录
DS-8201a (商品名:Enhertu)
2019年12月,获批用于多线治疗耐药后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研究发现,该药在多种HER2靶向药治疗耐药后患者中, 仍能获得高达60%的有效率(缓解率60.3%),肿瘤平均控制时间超过1年(缓解持续时间14.8个月)。
Alpelisib(商品名:Piqray)
2019年5月,获批用于治疗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且携带PIK3CA基因突变的晚期乳腺癌患者。该药是全球首个、 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上市的PI3K靶向药物,研究显示该药可将患者的肿瘤无进展时间延长约1倍。
Atezolizumab(商品名:Tecentriq,特善奇)
2019年3月,获批联合化疗用于治疗晚期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该药物是乳腺癌的首个批准的免疫治疗药物, 为长期无新药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带来更多希望。该药在2020年1月,正式获批进入中国市场(适应症为小细胞肺癌)。
Sacituzumab govitecan (商品名:Trodelvy)
2020年4月,在美获批作为晚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三线疗法。研究显示,药物单药治疗经过2种疗法治疗后进展的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缓解率(ORR)达33.3%,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7.7个月。
更多新药新疗法临床试验,让治疗不绝望

临床试验是医药学发展的原动力,也是加快新药上市进程的关键步骤。截止2020年,美国共开展了4915 项乳癌癌临床试验, 约占全球的50.6%。(数据来源:clinicaltrials官网

在精准治疗时代,无论是对现有药品的进一步探索,还是对新靶点、免疫疗法的不断突破创新,美国一直致力于拓宽治疗角度进行多种尝试, 各种类型的临床试验百花齐放,诸如针对三阴性乳腺癌的靶向药sacituzumab govitecan(IMMU-132)、 TILs细胞免疫疗法、 CAR-T疗法、乳腺癌疫苗等这些都为患者带来了更多希望,尤其是对一些罕见类型的乳腺癌患者来说, 当面对无药可医或者现有药品不能提供更好疗效时,临床试验往往成为他们的最后一搏。

乳腺癌患者出国治疗服务流程
全球乳腺癌治疗医院推荐

Mayo Clinic, 逾百年的发展历史中,Mayo Clinic以不断创新的医学教育和世界领先的医学研究为基础,建立起全美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综合性医疗体系。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是世界上历史悠久、规模弘大的私立癌症中心。130余年来,该中心一直致力于卓越的患者护理,创新的研究和的医学教育项目, 现已成为美国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指定的45所综合癌症中心之一。

约翰霍普金斯医院(The Johns Hopkins Hospital )创建于1889年,位于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 是一家集医疗、科研、教学三位一体的综合性医疗机构。至今已经有 130 年的历史。

日本最早的癌症专科医院,创建于1934年,是日本卫生部颁布的日本癌症治疗医院名单中排名第一的癌症专科医院, 也是世界排名前列的癌症治疗中心,平均每年进行手术超过7000例,为日本肿瘤治疗之冠。

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成立于1962年,是日本癌症治疗的国立医疗机构。该院尊重患者权益,为患者提供较合适的治疗, 研究开发并普及克服癌症的新型医疗技能,并将所掌握的医疗信息积极与国内外共享。

日本顺天堂大学附属顺天堂医院成立于1838年,以先进的医疗技术引领日本医学界,是日本综合排名前列的医院,也是日本皇室和政界领导人信任的医院之一。

乳腺癌治疗真实案例
“高尔夫球”消失,人生继续启航——三期乳腺癌患者的生命奇迹
对嘻嘻来说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治疗,跨越大洋来到美国,成就了一个三期乳腺癌患者完全康复并保乳的奇迹。
诊断写的明明是小叶原位癌,国际大佬却说不是癌?
赵女士在国内检查发现右乳结节后,手术后提示小叶原位癌。通过QTC Care安排,与美国斯坦福大学知名专家Mark Pegram医生进行远程面对面视频交流,为下一步的治疗指明方向。
医生竟然说乳腺癌不用化疗,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
乳腺癌要不要化疗,到底该听谁的?
乳腺癌患者的命运:人生并非只剩一种可能……
国内医生说要切,美国医生却说能保乳?
免费咨询

400-0088-033

官方微信

在线客服